饿三年 单七年 。

一张图一句话:

我慢慢地、慢慢地了解到,所谓父女母子一场,只不过意味着,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。

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,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,而且,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:不必追。



—— 龙应台《目送》

上千页聊天记录也不如两张一模一样的录取通知书。